一无是处.

拥抱噩梦,美梦也会随之破碎。

「精灵养成守则」亮统

◆有生之年系列,我居然开始填坑了
◆私设如山我流亮统注意
◆ooc了,傻白甜真爽(什么

第一部曲
◆第二部曲

——————————————

     几周的时间相处下来,庞统似乎已经熟悉了诸葛亮的味道,对四周的环境也熟悉了不少,也没有最初那般怕生了。

  这是个好现象,只不过……这孩子似乎变皮了点。诸葛亮自己也不记得这周是第几次把他从高高的书架上抓下来了,连里边竖起整齐排列的古籍都被顽皮的小不点抽出几本出来扔在地上。

  “又爬这么高。”

  诸葛亮终于上忍无可忍的抱着他在翘臀上重重的打了一下,“说多少次了!不可以爬书架!怎么还是记不住!”

  但随后当他发现怀里的小家伙开始发出几声微弱的呜咽时,瞬间变了脸色。

  刚才下手打的似乎太重了点……

  幼生期的精灵,可是说哭就哭的。

  庞统被他狠狠地打了一下小屁股疼到瞬间眼角飙泪,尖尖的精灵耳随即垂下,明显是一副要哭出来了的样子,碧蓝的眸子里咕噜咕噜滚着豆大的眼泪,开始啪嗒啪嗒往下掉。

  明明那哭声都没多大甚至只能听见一点抽泣声,那湿漉漉的水眸子早就蓄满了泪水,委屈的很。

  “没有下次,别哭。”诸葛亮现在什么都不怕,最怕的就是这小不点掉眼泪,当下也顾不上自己最宝贝的书被他翻乱了,抱着他就往书阁的窗台去。

  靠窗的位置有个宽敞的软椅,那是诸葛亮经常待着看书的地方。诸葛亮抱着他坐在软椅上,一把放腿上替他抹着眼泪,柔声哄着,“好了,别哭。”

  庞统依然是声音一抽一抽的,不过已经停止的掉眼泪,眼颊还有些微红,他不满的瞪着诸葛亮,摆明了是不高兴刚才打的这么用力。诸葛亮无奈的揉揉他卷顺的银发,在他额前落下一吻,“听话。”

  窗外,悄声无息的出现了个坐着法杖的女人,很明显,就是来看望小精灵的寒冰巫女王昭君了。

  “隔了些时日不见,孔明什么时候变成奶爸了啊?”王昭君翘着腿坐在自己的法杖上,周身还有几只金色的小灵蝶萦绕飞舞,引起了庞统的注意,朝着王昭君的方向伸出手像是想要触摸。

  “闭嘴。”

  诸葛亮面无表情的督了一眼她,回头来看见庞统似乎对王昭君的随从灵蝶似乎很感兴趣,顺手抓了一只来,递给庞统。

  “喂喂!!你抓我小蝴蝶做什么!!”王昭君一下子不乐意了,翻窗进来瞪着他。这什么意思拿她的小蝴蝶去逗小孩子了?!

  “反正你又不会少块肉。”诸葛亮抱着怀里和灵蝶玩的庞统,靠在软椅上悠然自得看起了书,直接无视了站在眼前气呼呼的王昭君。

  “哎呀……隔了短时间不见,你把他养的挺好的嘛!!白白嫩嫩的。”王昭君见他不理自己,索性蹲下身和庞统对视上,伸手摸了一把他那软顺的毛发,有点后悔为什么不是自己养,那样天天都可以摸了!

  只不过还没多摸几下,就给一把扇子狠拍了手背,吓得她反射性缩回去手,“诸葛亮!!你干嘛啊!!”

  “看着可以但,别摸,别碰。”诸葛亮手臂一横,把腿上的小家伙往后一带,书本直接挡住了王昭君,“今天继续。”

  “继续什么?你在教他什么?”王昭君好奇的凑过去,哦原来是识别字。

  “精灵语过于复杂,他的父亲在哪里也不知道。他至少先学点能够沟通的东西。”诸葛亮抽了个空解释给她听,随后就开始下驱逐令,“你可以滚了。”

  “嘁…明明是我带回来的小可爱…给我玩会!!”王昭君不满的嘀咕着,眸子一转二话不说抽开那书抢走还处于懵懂状态的庞统,立刻跳窗跑人。

  “……”

  诸葛亮瞬间满脸阴郁,冷哼一声却没有急着赶出去追人,不紧不慢的坐在了窗口边缘,看着忽然失重的王昭君往下边的湖水掉落。虽然说解决这种术法这对她来说也不过是小菜一碟。

  她脚尖触碰湖面的瞬间,方圆结冰。

  庞统被她抱着还有些无辜的眨着眼,看向王昭君时却意外的没有排斥,抱着王昭君的脖子透着一份不同寻常的亲昵——因为他还记得,当时在那绝望之境是谁救了他。

  不过闻着那抹生冷的寒冰还是让他有点不适应,精灵喜温惧寒,他很快又扭头把求抱抱的目光投向了上面阁楼的诸葛亮。

  诸葛亮闪身出现在她面前,朝着庞统伸手,“过来。”

  王昭君看了一眼诸葛亮,脸色古怪的把庞统往外递了一点,只需要庞统自己往他那边靠就可以碰到他的手。

  这货……不会是……??

  如愿以偿的抱到了那个温暖软香的小家伙,诸葛亮脸上的阴郁才散去了不少,扭头就离开了湖泉往药园走去,“没有下次。”

  而那话,自然是对王昭君说的。

  王昭君绕有兴趣的把玩着头发,不经意间对着他离开的背影蹦出来一句,“喂诸葛,你——该不会是对这孩子…动…”

  很明显,她看见了诸葛亮的身影顿了一下,随后就看见了他扭过头来,海蓝的眸子平淡无澜,唇瓣轻启缓缓吐出了个字,“有意见?”

  那意思,也就是默认了。
  
  王昭君瞬间变脸,咬牙切齿的怒骂了几句衣冠禽兽,气呼呼的走了。

  药园里。

  诸葛亮坐在树荫底下,抱着怀里小小只的庞统乘凉,见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往外走也没有拽回来,任由他四处瞎跑,自己也随手捻起一根药草咬嘴里躺下。

  说实话,像这样子惬意的日子曾经完全没有过。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窝在书阁里看书,要么就是偶尔去人类的城镇晃晃,见到不错的收藏癖犯了就和人类做比小交易——但自从收养了那个小家伙之后,很多行为习惯都跟着一起改了。

  被迫早睡早起什么的……或者是规定时间段里会出来,晒太阳。

  庞统的学习天赋极高,不过目前会说的也就只有几个单音字节,以及诸葛亮的名字。当然,在平日里,庞统基本上是不会出声的。还没有完全熟悉的药园,对于他来说如同秘密花园,可是好奇的很,东晃西跑的,毫不留情的糟蹋了那些珍贵的草药,用细藤编织成环。

  或许编花环这种技能,是精灵一族天生自带的。

  而躺树荫下不小心睡着的诸葛亮,忽然感觉身上一沉,似乎有什么东西压上来了。不适的睁开眼去看,入目的便是庞统那张稚嫩的小脸,以及贴在唇瓣上的触感。

  庞统趴在在他身上,亲完之后笑嘻嘻的把自己头顶的那花环拿下给他戴上,软声软气叫唤着诸葛的名字,既粘人又可爱的紧。诸葛亮愣愣的撑起身子,食指摸摸自己刚才被亲过的唇瓣,对上他那双单纯无害的碧蓝眸子,最终只是揉揉庞统的脸,俊脸上棱角分明的线条都柔和了不少,“回去了。”

  书阁里,诸葛亮看了一眼坐在旁边咔嚓咔嚓咬果子咬的正欢的小家伙,继续翻看起那本精灵杂谈志。

  书很厚,他细看也不过才看到前几章节。书上有着细致的记载,当精灵在诞生之后,母系精灵则会在精灵幼崽长到一岁后回归自然,往后幼崽则由父系继续抚养长大。

  在精灵幼崽发育到成长期之前,幼崽都会被父系藏在根基稳固的古树顶端,或是深处的穴,又或者其他悬崖峭壁的山穴里,保证其幼崽安全。

  等等…洞穴?

  诸葛亮忽然反应过来,往书架上望去。仔细看了一下,其实把里面的书抽出来剩余的空格就和个洞穴无异。

  所以说其实是习性…?就在他走神时,腿上一沉,庞统已经爬到他腿上来了。诸葛亮抱起他那小身板,横放在腿上手掌压着他示意别动,检查一翻过后,发现他的自愈力出奇的惊人,至少背脊上的伤,已经完全愈合了。

  或许再过这么一两个月,就该学习如何控制羽翼飞行了。

  想到这里诸葛亮就忍不住皱眉,啊…要教的还有好多……麻烦。想着想着,他忽然伸手抱起庞统半举起盯了老半天,忽然冒出来一句:“要不还是扔掉好了。”

  庞统和诸葛亮相处时间不长,学习言语词意的时间也不长。能听懂的意思也不多,但偏偏诸葛亮那句无意识说出口的话他给听懂了。

  他整张小脸瞬间煞白,和被太阳晒焉了失水的花一样,弱弱的垂下头,碧蓝的眸子已经蒙上层薄薄的水雾,再过一小会就开始发出几声小鼻子吸气抽嗒的声音,那豆大的泪珠子啊,已经开始外溢往地上掉了,小家伙委屈的紧,一旦开始哭就完全停不下来了。

  听见那几声微弱的抽嗒吸气声时,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的诸葛巫师瞬间慌了手脚,“不是…我开玩笑的…!…别哭…”

   就在诸葛亮忙着哄被自己无意识惹哭的小家伙时,阁楼窗台外多了个不速之客,饶有兴趣的环臂站在那看着,发现里边的小哭包朝自己望来时更感兴趣了。

  忽然冒出来另外一个陌生人,庞统当然第一时间感觉得到,轻轻吸了吸透着嫩红的小鼻子,小爪子一下拽着诸葛的袖子不放,再被生人盯多一会,就整只缩进诸葛亮怀里躲起来了,不安分的乱蹭着。

  “蠢货,你什么时候养了只宠物的?”司马懿出现在屋里,刚想踹踹他坐着的椅子,就被诸葛亮带有警告性的目光制止住了,当下更加好奇了。因为平时他怎么踢都不会被这样子盯过,这还是头一次——果然还是因为那个小哭包吗?

  “与你无关,有事就说。”诸葛亮揪出缩怀里躲避司马懿的小不点,指着司马懿教育道,“他就是个傻子,不用怕他。”

  “哟你几个意思?”司马懿挑眉,很好,他不高兴了。当下起了玩心,往他面前一站,弓下腰伸手用力去掐掐庞统软嫩的小脸,“小哭包,你怕不怕我?”

  出乎他意料的是,庞统不但没有掉眼泪,还反口狠狠地咬在司马懿手背上,留了个红色的牙印子,两个虎牙处咬的最深,已经破开皮血丝外冒了。

  诸葛亮瞥了一眼被咬出血的人,随后满脸嫌弃的让庞统张嘴,摸摸他还没长全的乳牙,轻戳着他的额教育道,“下次别乱咬东西,记住没?脏。”

  见他听话的点了头,诸葛亮脸上才有了点笑意,随后又把视线与司马懿对上,嘲笑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司马懿怎么听都感觉更像是在嫌弃他损他脏,瞬间皱着张俊脸嫌弃无比,揉揉方才被咬过的手背,对于诸葛刚才的话脸上大写的唾弃。“你才脏。你就不怕等以后他长大了咬你么。”

  诸葛亮抬眸看向他,眼里满是玩味,手里轻轻理顺着庞统柔软卷乱的银发,“要赌一下试试看么?”

  “鬼才和你赌。六个月后的集会,爱去不去,我只负责传信。”司马懿现在只感觉自己更加嫌弃他了,说了正事怼了几句后,说着什么下次还会再来不弄哭誓不罢休之类的屁话,给诸葛亮直接赶走了。

  六个月后啊……

  诸葛亮低头和趴在身上眼巴巴望着他的小不点对上视线,忍不住抬手拇指摩挲着他红嫩的小嘴,泛着水光的粉唇看上去很有令人冲动的欲望,让他想起来先前那份柔软的触感。

  只不过当他和那双单纯无害的碧蓝眸子对上时,诸葛亮还是强迫自己挪开了视线,并收回了手。现在还不行,至少也要再等长那么大一点……

  ——————————————
  
  又过了一小段时间,精灵的幼生期很短,庞统已经从一个说话只会咿咿呀呀吐词不清的小不点长大了不少,进入了精灵的成长期,大概也就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少年模样,稚气未脱。

  而初入成长期时,只要羽翼天生没问题的精灵,都会在幼生期和成长期的过渡期间开始学习如何控制羽翼学习飞行了。

  庞统和深谷里的妖精邻居们熟悉了,就开始四处乱窜,胆子也越来越大,比起最开始幼生期时倒是更加调皮了。今天去偷偷摸摸的拿了人家蜘蛛的丝,明天就爬到树端上去顺别家的蛋,要么就拉上几个小妖精跑去别人领主那偷摘药材回家。不为别的,只是想把这些东西带去给诸葛。

  虽然皮归皮,但这并不妨碍大家对他的喜爱,在这片深谷里已经可以是「团宠」这个地位了,仅次于诸葛亮这个领主。虽然说他们家领主比他们还宠这孩子。
  
  而也就是这个时候诸葛亮才意识到,虽然这小家伙现在看上去特别听话特别乖的样子,实际上闯的祸要多少有多少,也就只有他这个在后边收拾烂摊子的才是最清楚的。

  最初开始学习控制羽翼飞行时,他不是往湖里冲就是往树端冲,要么动不动就往他的书阁撞,不整个狼藉一片是不会停的。

  依旧是个风和日丽的下午,诸葛亮正待在药园里摘着药草,耳边有的,只是风细微的呼呼声。听着风声静候一会,他忽然从地上站起,张开手臂,准确无误的接住了某只乱窜的精灵。

  “跑哪里去了…?又玩的一身脏。”诸葛亮嫌弃的抹去他脸颊上不知去哪蹭到的灰还是泥巴,又理好他凌乱的银发,才松懈了点皱起的眉。庞统才不管这么多,抱到了就开始撒娇,企图萌混过关。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