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是处.

拥抱噩梦,美梦也会随之破碎。

「精灵养成守则」亮统

◆是个旧坑,一起存档好惹

◆巫师亮×精灵统
◆养成系列ooc含有注意
◆我流亮统自娱自乐产物

◆共分五部曲,这里是第一部曲

——————————————

 ◆第一部曲:

  靠近山脉脚下的位置,曾经有一座小镇,以东方建立起的钟楼为中心,那里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世隔绝。

  直到这份维持了数百年的和平安宁被打破。

  神魔之战的战火,延伸至此。彻底燃烧了这座城镇,余下废墟。

  现在,这有的只是残垣断壁。

  “看样子,今天只能空手而归了呢。”

  废墟之上,忽然多出了一个女人的身影。

  王昭君将自己的帽檐往上抬了点,环视一圈四周,轻叹一声。

  “来晚一点,没能赶上救助呢……”

  小小的遗憾了一下,就在王昭君准备离开时,却忽然听见了一两声微弱的咽呜声。她仔细的分辨着声源于何处,最终在一处半塌的房檐前停住脚步。

  “是这里了吧……”王昭君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事物,横起手中的法杖,双眸闭起朱唇轻启,口中吟唱着不知名的咒语,随后将法杖的末端猛然跺地,冰蓝色的光泽一路延伸包裹住巨石,爆裂开来,露出藏在底下的一切一览无余。

  一个破碎的兽笼,最角落的黑暗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颤抖着。王昭君凑近了去看,没忍住轻吹起一声口哨。

  原来是被人类捉来贩卖的精灵。

  看样子还是刚出生三个月大的精灵幼崽呢。

  本是洁白的羽翼上此时沾染着灰尘,和血迹。她隐约能看见藏在羽翼后微卷的白发和尚幼的面孔,在那只精灵身下,正淌着一小块血泊。

  “看样子还没有死透呢。”王昭君摸摸下巴,伸手触碰着那对呈戒备状态的羽翼。“虽然现在有点脏兮兮的。”

  “嗯不过洗白了一定很可爱。不过精灵幼崽应该怎么养……算了去问问孔明好了。”

  王昭君倒是不嫌弃他现在脏兮兮的,抱起来就坐在法杖上往山脉深处去。

  山脉深处的一幽谷内,闪过一道黑影。

  山谷深处有一处湖泊,湖中心建有着一方亭台楼阁,没有任何一条路可以通往中心的阁楼,倒是与这清幽的山谷完美的融为一体。

  高处的阁楼,不时有风铃响起。

  王昭君看了一眼面前的湖泊,轻笑一声迈开腿就往前走,悠然自得的踏水而行。而她身后所走过的地方,都无一例外的凝结起了一层薄薄的冰。

  寂静的阁楼里,见不到人影。清脆的高跟声在木梯口响起,王昭君用鞋跟一脚蹬开门,脸上忽然就多出一抹痞子般的笑容。

  “果然在这里。”

  书阁里,堆放着各类杂乱的书籍古典,书堆高高累积起的厚度都可以完全遮住一个人了。诸葛亮看着那木门被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踢坏了我的门可是要赔偿的。”

  “别在意这些细节嘛!问你个事,孔明。”

  诸葛亮坐在书堆上继续看着手里的古籍,不再理会她,“说吧。”

  “你会养精灵嘛?我从那个废城里找到了一个。不会养所以来问你一下。”

  听到这,诸葛亮才重新抬起头看向她,视线触及她怀里的某物,“意思是说你现在抱着的这个是精灵?”

  “废话。要不送你?反正也是捡来的。”

  诸葛亮迟疑了一会,最终还是收下了,美名其曰当试药品。

  等王昭君走后,诸葛亮才后知后觉的想起一个问题,他貌似也没有养过精灵,没那经验。

  尤其是精灵幼崽,更是不好养,存活率低。

  物以稀为贵,这也是为什么人类会愿意冒着生命危险去偷盗精灵幼崽。

  “……还是先弄干净吧。”诸葛亮稍稍打量了一眼,也暂时顾不上自己还有洁癖这个问题,抱起来就往浴池走去。

  被泡在温水里的精灵很是温顺,任由他清洗着身后的羽翼和身体,抹净了那张稚嫩的小脸,诸葛亮总算是看清了这只精灵幼崽原本的面貌。

  诸葛亮蹲在浴池边替他清洗着微卷的白发,直至被那双透彻的眸子对视上,这才停下手来细细打量起来。

  一双浅青色泽的眸子透亮的很,有的仅仅是单纯和懵懂。微卷的白发即便是被水打湿也依然往上翘,小脸还有些苍白,有着一份病态美。

  诸葛亮忽然督见了绑在他脖子上的一块小小的铁片,由于藏在发间并不引人注目。取下来仔细看了看上面镌刻的字,他不禁低喃出声,“名字叫……庞统是吗。”

  往后翻去还刻着一只展翅的凤凰,底下刻写着“士元”二字。

  诸葛亮低垂着双眸,能把这么精细的图文刻在拇指大小的铁片上的人……和某位挺像的,但他现在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了。见他一直望着自己,诸葛亮想了想,问了句:“会说话么……?”

  而庞统却依旧巴眨着水汪汪的眼眸望着他,微张着小嘴像是想要说点什么却没有发出任何音节。

  “看样子还得教你点别的才行。”诸葛亮自顾自的说着,扯过一旁架子上的浴巾将泡在水里的小不点裹起来带回了自己房间。

  ——————————————————

  

  柔软的靠椅上,诸葛亮停下替庞统擦拭头发的手,撩起垂落在他颈肩的白发,看见下方那几圈深红的勒痕当即眸色暗了下来。

  被人类当做交易的货物……么?

  诸葛亮伸手轻轻摩挲着那几处伤,可能,需要好好检查一下才行。

  书阁内,多了一张软榻横放在窗边。诸葛亮看了一眼蜷缩成团躲在羽翼下放熟睡的庞统,合上手里书,扯下自己的披风轻缓的盖了上去,起身离开。

  虽然说他身为不死的巫师可以不用进食,但不代表那个出生才三个月大的小家伙不用。

  不过,精灵都是吃什么长大的……

  离山脉最近的小镇已经被毁,里面的原居民早已弃城而逃,但不过是转移到了废城的另一端安全的地方重新开始而已。

  很快,诸葛亮就找到了那个小镇,随意买了点食物和瓜果收入储物戒里,打算回去时却路过了一家刚开起的服饰店。他无意间往里看多了一眼,发现了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刚刚闪过一道蓝光。

  “客人你好,需要什么嘛?”

  迎面而来的店长小姐带着满面笑容凑了过来,诸葛亮指向了一件长袍服饰上的蓝宝石胸针,“那个。”

  “很漂亮吧?那颗蓝宝石可是精灵猎人从精灵的领地找到的哦!”店长小姐一边说着,一边取下了那一枚蓝宝石胸针,那宝石与诸葛亮的眸色极其相似,一样的深邃美丽,甚至比他的眼眸更加通透。

  “不过,这宝石胸针可不是单卖品。”

  意思再明显不过了,捆绑出售。

  诸葛亮伸手摩挲了一下那长袍的质感,很柔软,和羽毛一样,也能够想象得到穿着会有多舒适。

  “那么,这件长袍是否有给孩子穿的尺寸。”

  “孩子?请问大概是多大的孩子?”店长小姐愣了愣,随后又满面笑容的说道,“不妨将那孩子带来本店量一下尺寸如何?”

  “……店长小姐,请问你这有给精灵族人穿的服饰么。”诸葛亮将视线从长袍上转向她,面不改色,“给三个月大的精灵穿的服饰。”

  看着店长小姐一脸惊愕的模样诸葛亮的内心便忽然多出了一抹异样感,在他不满的视线下店长小姐才反应过来,“自然是有的!请和我来!”

  ——————————————————

  另一边,在书阁的软榻上睡醒了的庞统有些迷蒙的睁开眼,披盖在肩上的长袍轻轻滑落,半露出圆润的肩头。他抱着诸葛亮留下的披风轻嗅着,四下环顾,却没有看到那人。

  浅淡的墨香充斥在偌大书阁里,令人昏昏欲睡,窗外的太阳挂在天边已经摇摇欲坠了,橘金色的余晖撒落一地,映照着他那双青浅色泽的眸闪着水光,意外的美丽。

  「在哪里……?」

  软榻上的庞统不安的望着眼前空无一人的书阁,身后的羽翼半张着似乎想要伸展开,有些躁动不安,尝试着挥动了几下却无法彻底伸展开来,想要下软榻却因为踩到披风而滑倒滚落在地,在静谧的书阁内发出一记响亮的闷响。

  「好痛……」

  庞统下是下来了,只不过是摔下来的。他有点委屈的捂着额角,一双眼眸水汪汪的差点哭出来。

  “怎么掉下边来了……”

  诸葛亮刚回来,推门而入时就看到了做地上捂额头的庞统,督见了缠在他身上的披风诸葛亮就猜了个大致,轻叹一声把他抱起放回软榻上,“自己摔的,不准哭。”

  拿开他捂着额头的小手,诸葛亮指尖泛起一抹蓝光,抹在他发红的额角上。很快,就恢复如初。

  庞统拽着他的衣袍似乎并不打算松手,凑近了嗅着他身上原有的药香,像是确认了什么后才抬头望向诸葛亮,一双眼眸湿漉漉的像是在寻求安慰。

  诸葛亮伸手抵在他小小的下颚处,修长的骨指往他的唇齿边探去,“张嘴。”

  诸葛亮轻轻掰开他的嘴检查牙齿的生长情况过后,松开手起身往书阁深处走,谁知身后忽然被一道力轻轻拽住了长袍。

  回头一看,庞统正咬着他的后袍用手一并拽着,摆明了不给走。

  “松口。”

  “唔。”

  见他不肯松口诸葛亮只好转回身将他从软塌上抱起,“就这么不想让我走吗?”就这样,诸葛亮一手抱着个趴肩上睡的小家伙,穿梭在高大的书架之间,最终在这偌大的书阁的某个角落,找到了他想要的书。

  先人所记载的,精灵的一生。

  拂去古籍上的尘埃,诸葛亮拿着书隔得远些抖落了里边的灰尘,侧眸看了一眼趴在肩上没有被惊醒的庞统,这才拿着书坐回外边靠窗的软榻上。

  精灵是一种极其稀少的物种,是造物主的宠儿,具有漫长的生命,天性善良单纯。精灵们的一生共分为三个阶段,幼生期,成长期,成年期。

  其中幼生期为生存的关键期,幼生期的精灵自保能力低弱,一般在母系逝世后由父系抚养与保护。与此同时幼生期的精灵成长速度也是极快的,三个月为一周期等同于人类的一岁,而外表则如同三岁的人类小孩。

  精灵喜温,冷热均惧,喜好人类的五谷杂粮以及灵果,达到成年期时则无需进食,与天地同寿。雌性精灵在繁衍后代的一个月后则会回归自然,雄性精灵在雌性精灵死后会担起养育子女的责任。

  看到这,诸葛亮忽然合上书。也就是说……这小家伙看上去三岁大实际上才一岁?他本以为和其他种族差不多……精灵的生命周期真是复杂。

  诸葛亮将书放到一旁,试图把庞统从肩上扯下来,但最后见他睡的这么熟还是放弃了。

  直到临近黄昏,庞统才半睡半醒的睁开了眼,嗅到那抹清淡的药草香紧张的心绪瞬间松了不少,小手拽着诸葛亮的衣襟颇为亲昵的蹭着脸,原本苍白的小脸现在倒是透着一份润红。

  “睡醒了?”见一直趴身上睡的小家伙如此反应,诸葛亮反倒是露出了笑,眸子里多了份温和,其实这样子还是挺可爱的。

  “嗷?”目前并不会任何语言的庞统只能发出几声单调的音节,歪着小脑袋巴眨着水眸望着他,似乎并不能理解他说的话。诸葛亮坐直身,替他理了理微乱的白发,“等伤好了之后,我再教你人类的语言吧。”

  精灵语这个玩意他可懒得研究。

  窗外一闪而过一道黑影,诸葛亮察觉了但并没有理会,因为他知道是谁来了。

  “哟诸葛巫师!在干嘛呢?”

  诸葛亮督了一眼蹲在窗台上的女人,继续逗弄着刚睡醒的小家伙,“找我有什么事,猎龙者。”

  花木兰眼尖的看见了窝他怀里的某个小家伙,一下子来了兴趣,利落的跳下来避开地上成堆摆放的书籍,凑近了看。

  忽然出现的陌生人让庞统受到了惊吓,一下子扑诸葛亮怀里死拽着衣袍不放,连同身后伤口未好的羽翼都下意识的裹住了自己。

  “精灵?哇诸葛啊你什么时候养了只精灵啊这么可爱~”花木兰双手负在身后弯下腰伸出食指戳戳那纯白的羽翼,在感受到他在害怕时轻声笑了笑,退远了点。

  “有点胆小,不过挺可爱的。”

  诸葛亮安抚性的摸了摸他的头,看向了花木兰,“找我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就是来找你要本书。啊对了,来的时候我还碰到了昭君,她让我告诉你明天会来你这的。”花木兰双手环臂,笑道,“那本龙族大全借我看几天呗。”

  “可以,左拐四排第六十二本。”

  

  “谢啦诸葛巫师,我先走了。”如愿以偿的拿到了想要的东西,猎龙者高高兴兴的跳窗走了。诸葛亮抽抽嘴角,还真是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了。

  等一身气场强悍十足的花木兰走后,庞统才慢慢的从诸葛亮怀里抬起头,气息都弱了不少。诸葛亮安抚性的亲了亲他的额头,“没事。”

  温和的气息萦绕在周身,很好的安抚下来了有些躁动恐慌的精灵,诸葛亮看着眼前好奇到左顾右盼的小家伙,眸底所蕴含着不明的情愫一闪而过。

  也许,以后的日子就不会如同以往那般单调枯燥了吧。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