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是处.

拥抱噩梦,美梦也会随之破碎。

「遗失了一只猫」亮统

◆大概是很早以前的粮(?

◆你觉得会有后续吗?
◆有的话我大概会写到No.10

◆挖坑,永无止境。
————————————————————

No.1:

诸葛亮喜欢猫。

所以也理所当然的养了一只毛色纯白的布偶猫。

而那只生性乖巧的布偶猫,诸葛亮暂且取名叫元歌。

他一直都认为,这孩子是有灵性的。

虽然没有其他的猫那般天生好动活泼,但意外的聪明。认主且粘人。

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诸葛亮在家,它就一定会尾随着,不吵闹,也不捣乱。也不会因为所谓的好奇心自己去触碰危险的东西,湛蓝的眼瞳里总是倒映着诸葛亮的身影,像是在思考什么。

从他白日工作,到晚上休眠,又或者是平日休闲时间,只要抓着机会它就会往诸葛亮身旁蹭,偶尔发出几声软软的叫唤,朝他撒娇。

每每清晨醒来,诸葛亮都能从被子底下或者枕头边上摸到一个软且暖和的家伙。早晨的时候,他都会替元歌温好一些牛奶,以便于它的成长发育。

它偶而会有点淘气,故意压在诸葛亮要工作的键盘上不走开,非得诸葛亮抱着或亲一口才肯听话。

而诸葛亮也很喜欢这孩子,非常喜欢。一人独居有只猫或狗的陪伴总归是好的,所谓的情感也就是这么养出来的。

如此朝夕相处下来,诸葛亮成功的验证了一句话:单身久了看只猫都眉清目秀的。

而不得不说的是,元歌那双眼瞳,与他的如出一辙。同样的碧海蓝天,它的眼瞳却多有一份神秘与深邃,如同埋藏在岩石低下的蓝宝石,每当认真的注视那双眼瞳时,他总能感觉这双眼睛正熠熠生辉的发着光。

这样简单且平凡的日子,则被另外一个人打破。

人都是会恋爱的,家里忽然间多了另外一个人。

一个元歌不熟悉的,陌生的味道。

——————————

No.2:

处于热恋期的人类,会专心致志的对待自己的爱人。

以至于开始渐渐忘记一直跟着自己身后的那只猫。

主人回家的次数逐渐减少,开始遗忘很多事情。

比如说忘记清理房间啦,忘记把地上杂乱的猫毛清扫啦,又或者是偶尔忘记倒些猫粮在食盆里,与曾经有了很大的变换。

直到主人有一天整整一天没有回来过。

那只猫独自守在空寂的屋子里,就像是在守着一座死坟。

直到有一天家里多出了一些杂乱的啤酒罐。

主人与自己的恋人吵架了。

诸葛亮没有心思再继续做任何事,满脸憔悴像是大病了一场。

他的钥匙不知道被扔在哪个角落里,家里浴室里开始损坏的水龙头滴滴答答的滴着水,卫生无人打扫,杂乱无比。

过期的牛奶放在冰箱里无人理会,阳台的玫瑰枯萎许久无人灌养,堆在门口的垃圾开始发臭。

诸葛亮终于和自己的女朋友分手了。

分手那天的傍晚回到家,他无视了在脚旁轻声叫唤的猫,疲惫的灌下一罐啤酒,倒在沙发上沉沉睡去,依稀能感觉得到额头上忽然传来的温度。

他的猫在舔舐着他的额与脸颊,像是在安慰自己失魂落魄的主人。

诸葛亮那天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漆黑的乌鸦巢穴里,长着尖嘴的黑鸦瞪着圆眼望着他,“你没办法做到爱自己,更别说是爱别人。”

“所以别人也不会再继续爱你,包括原本爱你的猫。”

梦中的乌鸦叫喊着,拍飞着翅膀消失在了一片混沌中。

他从梦中惊醒,窗外的阳光刺目无比。白色的衬衣上,留着几枚小巧的梅花印。

那是布偶猫的脚印。

在昨天与她分手的傍晚,他的猫,消失不见了。

那个一直都乖乖跟着自己身后的白色身影,不见了。

诸葛亮头一次感觉到什么是「心慌」,匆忙的闯入房间,在每一个它会待着的地方叫唤它的名字。

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浴室,厨房,阳台,隔壁家的花圃里,都没有它的影子。

失望至极的人重新回到家,看着杂乱无比的家,一双蓝眸混沌不堪。

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他依然没能适应元歌消失的日子,比起初次分手更加难受。

他遗失了他的猫。

——————————

No.3:

恍然间,诸葛亮回忆起了梦里的乌鸦。

是不是只要他回到以前那样好,它就会自己回来了?

这么想着,他开始修整自己和自己的家。

重新回复如初的家,干净温暖且舒适,唯独少了那个身影。

诸葛亮将猫的照片找出,制成了寻猫启事的海报。

巷口的早餐店里,学校门口旁的电线杆上,医院外围的墙壁上,宠物店的玻璃橱窗外,社区的公布栏里……都能看见这张寻猫启事。

他也顺手在邮箱里塞了一张。

「请问你有看见一只纯白色蓝眼睛的布偶猫吗?那是我心爱的猫,它走失了。」

「如果有看见它,请通知我好吗?无论什么时间都可以。」

朋友劝诸葛亮重新养一只猫,他摇头。

他就是要找回他遗失的猫,一样的颜色,一样的乖巧,一样的灵魂。

非它不可。

渐渐的,他忘记了失恋的痛苦,放慢了脚步,他现在像是一名落魄的侦探,孤独的在城市里寻找一只猫,像是在调查毫无头绪的失踪案。

周末的早晨,城市依然昏睡,太阳一如既往地早早升起。

大雨过后,阳台上那株枯死的花重新冒出嫩芽,浅阳一点一点爬过干净的白色被单,照在诸葛亮白皙的脸上。

邻居家的老人告诉他,看见一只相似的猫在公园池塘散步,不过却有一个少年跟着。

宠物店的小姐打电话来告诉他,曾有个银发少年抱着一只和他家一样的猫来询问猫粮。

图书馆的老先生表示,那个少年也曾来过这,带着那只白色的蓝瞳布偶猫一起……

在没有它的清晨里,门铃久违的响起。

门外响起他思念已久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那个银发的少年,背着旅行的包,抱着他的猫,找到了他家来。

“你好,我叫庞统。”他冲着诸葛亮笑了笑,举起了怀里乖巧的猫。

“请问这是你的猫吗?”

他的猫,替他找了新的恋人。

评论(2)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