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是处.

拥抱噩梦,美梦也会随之破碎。

「病与医」亮统(4-6)

「4」: 

    “那个……请问,庞医生在吗?”

   医生办公室外,一个清瘦的年轻女子站在门旁探出头来,正在处理验血报告的庞统闻声望去,“你好,请问有什么事?”

   “啊医生你好,我想来看望一下我的妹妹,乔婉。”大乔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还有就是,我想了解一下她的情况怎么样了。”

    啊这应该是那小妹妹的家属吧……

   庞统愣了一下,放下手里的报告,身影掠过站在门旁的大乔,“请和我来。她目前换了病房,在最里间的第二十一号。”

   “那……婉儿的病……”大乔跟随在他身后,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一些担心。

   “请放心,那个孩子很聪明,也很听话。”庞统侧过眸子与她担忧的眼神对上,笑道:“药都有按时吃,相信按照这样的情况下去,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是吗?那真是太感谢您了!”知道自己的妹妹很快就可以回家,大乔连同步伐都变的轻快起来。

   二十一号病房内。

   诸葛亮有点无语,抽回了自己不小心被割伤的手,“我没事,伤口又不大。”

    “你也是个人才,削苹果可以削到自己的手指。”诸葛瑾没好气的收拾掉桌上残余的废品,抽过几张纸巾擦掉滴在地上的血渍。

    诸葛亮顶着自己不断往外溢出血珠的食指,沉思了一会,忽然出声,“哥,和你说个事。”

   “你能有什么事?”诸葛瑾瞟了一眼他,拿起桌上的水杯刚喝一口温水,随后就被诸葛亮的话一惊,直接把水喷出来了。

   “我可能有喜欢的人了。”

    诸葛瑾愣愣的眨着眼,什么?他刚才没有听错吧?这个千年榆木脑袋要开窍了?!!

    “在哪里?叫什么?长啥样好看不让哥见一下?!!”诸葛瑾一脸激动的抓着诸葛亮的肩逼问三连,并且信誓旦旦的立下了falg,“只要是你真心喜欢,哥会帮你追到手的!!”

     “真的?不论性别?”诸葛亮望向他的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皎洁,成功的让诸葛瑾犹豫了一下,不过还不等他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诸葛亮就提前抢了话,“既然是这样那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哦。大哥。”
   
     “喂…?!我还没…答应。”答应两个字刚要从喉口蹦出来,病房门的锁把则发出了一声轻响,咔嗒一声后门就开了,庞统推门而入时,里边的两兄弟也正好闻声望过来。

     “你的手怎么回事?”庞统忽然发现诸葛亮的食指上似乎很随便的包着一张面纸巾,而那血迹现在已经涔透了那张纸巾。

    “没什么,就是削苹果的时候不小心削到了手指而已。”诸葛亮一张俊脸上依旧是如初那般温和,但是看的旁边诸葛瑾浑身一颤,妈诶?!他头一次看见自己这个弟弟可以专门对一个人有这么温和的笑脸。

    明明在家里都冷的和个冰库一样要不然就是死不正经。不是敷衍性的,也不是客套式的假笑,真真切切的一张笑脸摆在那。

    他的弟弟是不是给人调包了?

    庞统扭头和身后的大乔交代了几句,随后就往外离开,走之前返回房间朝诸葛亮说了一句,“在那等一下,别自己擅自用水洗伤口。”

     诸葛瑾等庞统一走,立刻马上就摁住了诸葛亮的肩膀二次摇晃,“弟啊你该不会是喜欢那个小医生吧?!!!”

    “不可以吗。”诸葛亮十分无辜的偏移视线,“庞医生人好着呢,至少比你安排的相亲对象好几千倍。”

    “什么什么…喂喂我给你安排的相亲对象都是有教养出身名门世家的小姐姐好不好?!”诸葛瑾不满的拧起眉头,“我说你啊……真的喜欢这个小医生??”

    “嗯。”诸葛亮也不再继续和他绕弯子,只手抓过瓷杯喝了一口里边的温水,淡定的督了一眼他,“你帮还是不帮?”

    意思很明显,不帮拉倒赶紧滚蛋。

    “……好吧。”诸葛瑾没好气的捏了一把他的脸,“谁让我是你哥。”

——————————————
「5」:
 
   庞统离开没多久后很快又回来了,并且手里拿着一个小药箱。

   “把手给我。”庞统拉过一旁的靠椅坐上,将药箱放桌上翻出清理伤口用的医用酒精和棉签,掀开那张纸巾后他才发现这个口子似乎还有点深。

    “之后尽量别让伤口碰水,绷带染到污水油渍记得找我换。”庞统边嘱咐的同时用酒精替诸葛亮手上的伤口消毒,认真处理事情的样子格外有魅力,最后简单的做了个包扎,收拾好药品放回箱子合上。

    “好的。”诸葛亮很听话的点头应声,随后瞥了一眼站在旁边一脸僵硬的诸葛瑾,嘴角一勾,伸手抓住刚刚起身的庞统,“对了庞医生,我哥找你还有事想说一下。”

    庞统看看他,再看看笑的一脸勉强的诸葛瑾,“什么事?请说。”

     “啊……这个事情在医院不好说,我想晚上的时候我请你去餐厅谈谈吧。”诸葛瑾卡了半天,最后还是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晚上吗?……恐怕不太行,实不相瞒我还要回家照顾身体病弱的弟弟。”庞统沉默了一会,还是婉约拒绝了。

  “时间可以调整,不过客我还是要请的,作为你这段时间照顾我弟弟的感谢,我也是个哥哥,我想你的感受我可以理解。”

  诸葛瑾笑了笑,从口袋里递给庞统一张名片,“这是我旗下的甜品店地址,不妨碍的话明天下午四点可以吗。”

    “……好吧。”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庞统也不好拒绝,何况诸葛瑾天生一副老实人的样子,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
  
    “那么,我就不打扰了。”诸葛瑾走之前敲了一顿诸葛亮,“别给人家添麻烦听见没。”

    “……我知道。”诸葛亮差点本性暴露冷冷的瞪了一眼诸葛瑾,扭头看向给睡午觉的乔婉盖被子的庞统,靠在枕头上沉默了一小会,在庞统经过他床边时忽然伸手一抓,不偏不倚的抓住了庞统的衣角。

    “庞医生,我问你一个事。”

    “又怎么了……难不成还要我像哄小孩子一样哄你睡午觉?”庞统拽回自己的衣角,白了一眼他,“你这是第几次抓我衣服了你自己数一下?”

    “我无聊嘛——可以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我不?”诸葛亮理直气壮的说着,“这样以后如果待在家里忽然犯病了不知道怎么办我还可以打个电话给你求助一下。”

   躺着旁边的小乔默默地别过眼,说的和真的一样我差点就信了。

    好像有点道理……庞统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他。

    医者仁心这个词是非常正确的。

    “还有其他的事情吗?没有我就回去了。”庞统刚想回去,又给诸葛亮拽住了。

     “别急嘛,反正又不是头一次两次了。留下来陪我聊一下天怎么样?庞医生你有点冷淡呐。”

    庞统拗不过他,只好重新坐回去,他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诸葛亮,“你又不是我女朋友对你这么热情做什么?”

    没事,以后你就是了。

    诸葛亮笑眯眯的问到,“庞医生有女朋友啊?”

   “没有。准确的说是没心情和时间。”庞统轻笑一声,昂头靠在椅子上,“有猫和弟弟就够了我要女朋友干什么?给自己找罪吗?”
  
   “这样子啊。”

    诸葛亮微微眯起了眼,没有啊?那最好不过。

     没过多久诸葛亮就迷一样的发现,庞统居然靠着椅子就那样手臂挡眼睡着了。不得不说这让诸葛亮感到很稀奇,不过稀奇归稀奇,他可不希望庞统就这样一直睡着。

    诸葛亮掀开被子下了床,轻手轻脚的把睡着的人放在自己的病床上,替他掩好被褥后自己则趴在桌上盯着庞统的睡颜看。

    他需要一步一步来,像是蜘蛛捕猎一样,需要织好一道精密且细腻的网,才不会让他的猎物逃脱……

——————————————

「6」:
 
   不知道是躺着睡太舒服了还是出于什么原因,庞统睡到了晚上七点半多已经天黑的时候才逐渐醒来。当他撑着身子坐起来时,旁边的诸葛亮正咔嚓咔嚓的吃着苹果,见他醒了递了一杯水上去。

   “看不出来庞医生你挺能睡的。”

   庞统撑着有些昏沉的脑袋晃了晃,显然是不太舒服,看了一眼被递过来的瓷杯,接过喝下后缓缓看向窗外,“现在几点……”

   “七点半吧好像快八点了……不过李医生已经帮我打过针了。”诸葛亮擦擦手,将苹果核准确无误的扔进了垃.圾桶里。

    庞统坐在床上捧着水杯不吱声,似乎还没睡醒,呆愣呆愣的,最后才反应过来已经是超过晚上六点了。

   遭了!!这么晚还没有回去元歌是会选择自己跑过来找他的!!

    “七点半?!啊啊啊为什么李白那死小子不叫我起来?!!”庞统抓乱了自己本就凌乱的银发,乍一看还有那么一点可爱。也不顾现在自己顶着一头卷到炸的毛发,当即起身急忙的想要离开。

    只不过又给诸葛亮逮住了。

   “诶等一下!你打算就这样子出去吗?”诸葛亮拽回他,伸手替他理了理凌乱的发丝,笑道,“如果庞医生就这样子冲出去可能会被别人笑话哦。”

  “哎呀我才不管这么多就这样,再见!!”庞统稍稍理好睡翻起来的衣领子,一手压着自己卷翘的毛发急急忙忙往外赶。

   看着庞统离开后,诸葛亮低下头试着握紧了先前摸过人家头发的掌心,笑而不语。

   触感……意外的软呢。

   “小哥哥你在笑什么啊?”

    在外边吃完晚餐回来的小乔一进房间就看见站在那的诸葛亮,盯着自己的手心,不知道在笑什么。

    “没事,你吃完饭了吗?”诸葛亮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也是,原来都这个时间点了,也不怪乎他会急急忙忙赶着要走人。

   “嗯!”小乔从自己的小包包里翻出一本故事书,她捧着书转到诸葛亮跟前,以一种十分期待的星星眼望着他,“那个,你可以给婉儿讲一下故事嘛?”

    诸葛亮沉默了一会,正想拒绝时又听见她说:“平时都是庞医生给我讲的……可是他刚刚跑出去了。”

    这么一说,诸葛亮倒是想起来了,这个叫乔婉的女孩总会拽着他想要听故事,而他也总是会笑着答应。

    “好吧。”诸葛亮揉揉她的脑袋,看着她高兴的蹦蹦跳跳往床上坐,忽然有点理解为什么庞统会答应去做这些浪费时间的事情了。

    或许医生所做的事不过就是为了能看见自己的病人露出笑颜而已。

    距离医院不远处的一条街道上,庞统正急着赶回家。为了节省时间,他索性走了小巷子。

    快…再快点…他现在必须马上回家…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机制还是作者特意安排好的,就在庞统快要到达巷子出头时,正好看见了一些混混围着一个扎着低马尾的人,似乎还带着些不怀好意少儿不宜的含义在里头。

     当然了,那孩子本应该是与他没什么干系,但是当庞统听见那声音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个,可以让我走了吗?我还要找我哥哥……”元歌抱着一只精致的人形布偶,往身后的墙角缩了些。

    “找哥哥啊?这可不行啊!”

    “要不就先陪我们玩一下……”

     庞统站在几人的身后,面无表情的伸手点点那个出言调戏元歌的人。

     “喂。”

     几个人听见声音立刻往后看,见庞统只身一人又露出了令人作呕的笑,“哟哟,瞧瞧这,这小脸蛋一模一样的精致呢!”

    “……呵。”庞统冷笑一声,不再继续浪费时间,抓住那人的手臂利索的来了个过肩摔,一脚狠踩在肩胛骨上,力道十足的让脚下人惨叫出声,“我说,你知道招惹一个会散打的医生后果是什么你知道吗?”

  “你们身上可以骨折的地方有很多呢。”

  庞统轻飘飘的松了手,淡凉的眸子望向惊恐无比的几人就好像是在看死人一样,他开口道:“滚吧?”

“或者是全部打骨折之后我们医院见面?我会亲自替你们接骨哦?”

  “走!!”落荒而逃的几人,背影看上去很是狼狈。

  成功的吓跑几个人之后,庞统便被元歌猛的扑了个满怀,听见怀里的人弱弱的说了一声,“哥哥为什么今天怎么晚回来……”

   “呃……这个,因为要照顾医院里的病人嘛。”庞统虚心的撒了个谎,揉揉他的脑袋,“乖,我们回家。”

    医院病房里,正在给小乔讲故事的诸葛亮猛的打了个喷嚏,诸葛亮有些不适的揉揉鼻子,难道他又着凉了?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