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是处.

拥抱噩梦,美梦也会随之破碎。

「病与医」亮统(1-3)

*私设如山,是现代par(敲黑板

*众所周知的病医关系,
不过呢是【病人亮×医生统】

(没想到吧想到了也没关系.jpg

*笔文渣,ooc有,
可能打字过快错别字也有(认真脸

*随缘更新,灵光一闪就
激情在线码字毫无大纲可言

*以上,不嫌弃的话,食用愉快。

我,给大徒弟的亮统车勾回来了。
台丢人了还是写写老风的文叭。
————————————
文案:

“医生,我可以吃点辛辣物吗。”

“这位先生,镇定剂了解一下?”

庞医生有点头疼,他的病人似乎不打算听话。

“那…医生,你可以帮我一件事情吗?这是只有你才可以做到的事。”

“什么?”

诸葛亮一把拽住了他的手笑道:

“请和我交往。”

————————————

「1」:
 
  静谧的医院大厅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混合着空调的凉气,莫名的能让人躁动的情绪安定下来。现在天还未亮,但依然有人在大厅的等候处坐着等待传唤,除了偶然冒出来的电铃传唤声,此外的一切都浸泡在静谧之中。
 
  住院部七楼的医生办公室内。
 
  皮质的转椅上,庞统拿着先前院长交给他的病人资料,看完之后整个咸鱼瘫在转移上,无力望天。
 
  他是位医生,日常工作就是照顾病人以及其他的琐事。每天都重复着基本相同的简单工作,但问题是,麻烦事总喜欢找他来做是怎么回事?他该不会是给院长大人针对了吧?
 
  “怎么了,一大清早的就这么无精打采的?”外边,推门而入的李白此时正靠在门框上,嘴里照旧含着个棒棒糖,经过他身旁时还顺手从白大褂外套里翻出另一个棒棒糖递给他,“来来,吃颗糖冷静一下——”
 
  庞统将资粮加在资料板上放在了眼前的整洁的办公桌上,接过李白给的糖还顺便问了一句,“这什么味的?”
 
  “水蜜桃啊,我还有其他的。”
 
  见他从口袋里翻出一把的棒棒糖庞统有些无语,“你到底是有多喜欢吃棒棒糖啊?”
 
  李白拉过旁边的转坐下,伸手拿过被庞统扔一边的病患资料简单的翻看着,“嗯——这次只是让你照顾二十一号病房的两个病患而已比起以前少很多了啊?诶呦还有一个是小萝莉。”
 
  “话是这么说没错,问题是你看小萝莉后边另一位的院长备注好吧。”庞统咬着糖咬的嘎嘣响,捏着糖棍抽出嘴后瞥了一眼他,“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貌似和院长达成了什么(P)鬼(Y)交易,在先天性胃癌以及积劳成疾得的肝病治好前都由我们这边的医生负责照顾。”
 
  “还要求静养,静养就静养啊干嘛又把破事扔给我。”
 
  “嗯看样子这位大少爷的毛病还不少,我记得是上周才转到这边来住院的......那么这个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医生!”李白幸灾乐祸的拍拍他的肩,随后想了想作为三年同事这样子似乎不太厚道,又添加了一句,“哎,不过有个小萝莉可以照顾不是也挺好的吗。”
 
  “怎么说的好像你不是医生似的...别坐着说话不腰疼。他别是有什么大少爷脾气的人我就谢天谢地了。”庞统白了一眼有些幸灾乐祸的他,接着他后边的一句说到。

  “那个孩子啊,我记得是叫乔婉?嗯也挺惨的小小年纪就有哮喘。”庞统拿回了他手里的病患资料,不再继续咸鱼瘫了,起身拍拍被压皱的白大褂,拿起桌上的眼镜戴好,过长的白发垂落在颈肩有些微卷,被他半扎起打了个卷,“得了别废话,赶紧滚去工作。”
 
  “士元还是一如既往的严格啊——”李白无奈的叹了口气,耸肩,庞统在出门前回过头看了一眼还坐在椅子上的李白,笑道:“太白这么闲,不如我分一半工作给你?”
 
  “不不不——我这就走不劳烦您老给我加工作了。”李白很怂的摆摆手,跑回自己的办公桌去了。
 
  ————————————
 
  二十一号病房内。
 
  现在有些昏昏欲睡的诸葛亮此时并不好受,因为昨夜下了雨,窗户没关他睡在靠窗的病床位置似乎着凉,开始有发高烧的趋势了。意识模糊昏沉之际,额头上却忽然传来一阵微凉的触感,隐隐约约还能听见耳边似乎有人在嘀咕着什么。
 
  “要发高烧了啊...有点麻烦呢。”
 
  恍惚间,似乎有一双碧蓝的眸子就此闯入了他的视线。很漂亮的颜色,是他不曾见到过的,像是碧海蓝天那种透彻,却又有种说不出口的感觉。
 
  庞统收回贴在他额头上试探的手,从墙壁上取下放在罩杯里的体温计甩甩,偶然间瞥见病床上的人醒了,“醒了?感觉如何?”
 
  “头痛...和发晕。”诸葛亮才开口说出一句话,就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可以,忍不住皱起眉,果然生病这种事啊......
 
  “发晕啊...那待会除了吃药之外我还会给你打支葡萄糖水,你就先躺好把体温量了吧。”
 
  庞统刚说完,手里的体温计放他手里时,就听见了另一边的病床上低弱的抽泣声,像是小孩子做了噩梦在啜泣。
 
  “好的。在走之前能麻烦你帮我倒杯水吗?”
 
  庞统督了一眼依然躺病床上但是看上去很听话的诸葛亮一眼,沉默几秒后还是拿起旁边的瓷杯倒了温水出来递给他,“打针之前,待好别乱走动。”
 
  说完,转身就去查看那个叫乔婉的孩子什么情况。
 
  诸葛亮喝完温水侧过脸视线跟随着转到另一张病床上,看着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此时正放低自己原有的姿态温柔的哄着做噩梦的孩子,眸子里的光泽也仅仅是一闪而逝。
 
  或许,听从哥哥的话来这的医院是个正确的选择。
 
————————

「2」:

  “我说……士元呐,你旁边那个病人怎么一直跟着你啊?”

   中午的时候,李白将几盒打包好的快餐放在了庞统的办公桌上,看着一直跟在他身后甚至跟到医生办公室来的那位。

  “话说你哪个房号的病人啊怎么跑这里来了……?”
  
   诸葛亮仅仅是督了一眼李白,便挪开了视线。

    李白挑眉,诶呦?直接无视?!怎么说他好歹也是个管理者啊?不过这人看着有些眼熟啊……?

   “没事,随他吧,别闹事我就谢天谢地了。”庞统坐到自己办公桌的位置上,淡定自若的拆开快餐盒,顺便提到,“下午两点的时候我会给你打药素,在那之前先请你回去把午餐吃了,不能偏咸,腥辣物禁止。”

诸葛亮倒是丝毫没有拘谨的感觉,随便扯过一张椅子坐下,看着他道:“过会我哥会来带我去的。”

   “……意思是说你还打算看着我吃饭是吗。”庞统扶额,这年头怎么什么奇奇怪怪的人都有啊……

   但他没有料到的是,几个月后这个“怪人”将会彻底影响到自己的后半辈子。

  “嗯。不可以吗?”

   看他这副样子庞统就知道让他回去病房是没有希望的了,索性不再多理,自顾自的把午餐吃了。

   一个吃一个看,李白站在一旁脸上的颜艺十足,最后还是忍不住凑到正在喝汤的庞统身旁,手搭在他肩上嘀咕着,“那啥,士元你不会感觉怪异嘛?被人一直盯着吃饭……?”

   庞统愣了一会,不明所以的眨眨眼,“……什么?你想表达什么?”随后又扭头看了一眼乖巧无比坐在那看着自己这边的诸葛亮,沉默了一会问到,“你要喝吗?”

   “不是让你问他喝不喝啊!!!”李白也是服了他这脑回路,赶紧把人扯到一边,“我的意思是,你不感觉这位小少爷有些奇怪吗?!!”

   “什么?哪里奇怪了?”庞统喝完塑胶碗里的清汤,推开挡在面前的人,“别碍事,等等我还要去查病房。”

  “啊啊啊!!!我真的是服了你这二愣子!”李白将他堵在墙边,低声着又像是有些捉急,“我的意思是人家似乎看上你了明白吗?!!非得我说这么明白?”

   “可我刚刚只是想扔个垃圾。”庞统面无表情的,其实很想踹他一脚,怎么我要扔个垃圾逼事这么多……

   李白悄悄的回过头去偷瞄坐在不远处转椅上的人,恰好与诸葛亮的视线碰撞上,不禁背后一凉打了个寒颤,这人咋这么凶……

   不过还不等他给庞统让道呢,人家就已经推开他了,“李白我说你那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啊能不能正常一点?亏你还是医生呢我有点怀疑你那医生执照怎么考来的。”

  “当然是用自信考来的了!”李白装.逼的同时再次与诸葛亮那具有审视性的目光对上,成功的僵了一下后弱弱的并默默的离庞统远了一点,“那什么,既然你同意他跟着你四处乱走的话我就不多管闲事了哈,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又跑了……”庞统内心叹了口气,收拾干净桌面后看向从始至终都听话的坐在那的诸葛亮,“你的家属呢?平时什么时候来?”

“如果不忙的话,哥哥应该等等就来了。”诸葛亮看了一眼墙上的钟表,回答了他的问题。庞统抬起手看了看手表,十一点半呢……如果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进食,对于先天性胃病的患者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真麻烦。”庞统在自己的办公桌下方的抽屉里取出一袋面包糕点,扔给了诸葛亮,“在你家属来之前,多多少少先吃点东西吧。省的之后又引发胃病。”

  “……可以不吃吗。”诸葛亮接住了他扔来的面包微微低头,沉默半晌后出声问到。

庞统皱眉,不会还挑食吧这小少爷?

“你把头抬起来先。”

  诸葛亮依照他言,刚抬头看向眼前的白大褂医生时,则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庞统掐着他的下颚骨带有强制性的意味直视着他,“听好了,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按我说的去做。”

“不管你在自己家里有多任性,现在在我这里,麻烦你听话一点,别给我找麻烦。懂?”

   近距离的看,诸葛亮发现他这位主治医生长的不是一般的好看,尤其是那双碧蓝的眼瞳,里面所流转的光泽如同宝石。

  这是一个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的人。

  “知道了。”诸葛亮冲着他笑了笑,“我很听话的。”

   庞统轻哼一声松开手,转身去找病例表,“那再好不过。”

    而他丝毫没有发现的是,在自己转身过去的那一瞬,诸葛亮眼底里狡洁的光。那笑容也不似先前面对庞统那般乖巧,反而如同一只……深山老林里的狐狸。

—————————

「3」:

   时间到了点,也依然没有见到诸葛亮口中所说的“哥哥”,庞统有点头疼的督了一眼乖乖坐在那的诸葛亮,“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

   “那药呢?什么时候吃。”诸葛亮拍拍手上的碎末,他头一次发现其实荞麦面包也挺好吃的。

   “嗯?下午两点我会来给你打支针,在哪之前你要去哪里都可以,尽量在医院的范围内活动吧。”

    庞统把椅子推进桌子底下,离开了办公室内。望着干净整齐的桌面,诸葛亮忽然瞟到电脑旁一个小小的相框。出于好奇心,他拿过那相框,照片上是个双人合影,上面抓拍到的那份笑颜是他不曾见过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有了一种想要深入了解他这位主治医生的冲动。

   刚回到病房里,口袋里的手机就不停的震起来,打开一看正是自家哥哥诸葛瑾的消息。

   「中午的事多了点下午我再过去吧,你在医院好好休息。你的朋友好像也会去看你。——」

   嗯?

  诸葛亮皱眉,别是他们几个吧?那他可吃不消。算了,下午来就下午来吧,都一样。嗯……不知道小医生跑哪里去了。

   不知不觉的,思绪就会往那个身影去想。

   病房里静静的,除了旁边正在午睡的小乔,再无其他。静谧的白色病房,总能让心浮气躁的人稍稍安定下来,又或者话句话说是不忍心打碎这静谧。

   诸葛亮站在窗户旁,望着下面散步的老人家考虑着,“果然还是去楼下晃晃比较好吧……。”

   而今天的天气也意外的好,湛蓝无边的天空由几多云团点缀。诸葛亮所住的病房环境是属比较偏静的地方,非常适合养病。

  今天真的是阳光明媚的不得了。好,下楼晃晃。

   站在电梯口,看着上面亮起的数字,诸葛亮想了想,转身往侧口的楼梯走去。恰巧的,碰到了也打算下楼梯的李白。

   “咦你不是士元负责的那位嘛——有电梯为什么不用用?”李白一如既往地咬着根棒棒糖,心情好的情况下还顺便递了一根给诸葛亮,“别老一面瘫的样子,就算是路人看了也会感觉可惜的。”

   “……他也会这么觉得?”诸葛亮接过那糖,顺手就拆开吃了。有糖嘛,不吃白不吃,何况他还低血糖。

    “谁?你说庞医生?”李白扶着楼梯了然,“需要我给你讲讲他的事情么?好歹也是三年同事多少我还是知道那么一些情报的?”

   诸葛亮督了一眼他,“比如说?”

    “他喜欢猫,是位甜食主义者。还有个孪生弟弟,感情很好。”提到着,李白有点感叹起来,“俩人站一起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如果不是士元有近视戴着眼镜真的非常容易认错人呐。”

  “那照片就是……?”

   “你看到了?对那就是他和他弟,名字嘛……我记得好像是叫元歌?”李白有点纠结的皱起眉,随后轻摇着脑袋,双手塞外套口袋里吊儿郎当的往下走,“当然了,关于庞医生的事情还有很多,你想听的话下次再找我也无妨~”

    “好的,再见。”诸葛亮点点头,和李白分开后朝着外边二楼大厅走去。他许久没有出到外面来,多少会感觉外面的空气比里边的新鲜。

    住院区东部有专门为病人修筑的活动场所,也有凉亭和吸烟区之类的地方。诸葛亮沿着地面上铺的石子路不知不觉走到了一个完全没有来过的绿化带,不远处的榕树底下生着一大片绿地,养眼的很。

    树荫底下,一个白色的身影蹲在那似乎在和区里的野猫玩。

    这是庞统一直留有的习惯,照顾流浪动物。就算是家里有养只粘人的布偶猫,在外面看见猫他还是会忍不住想去摸一把。

   而现在,他正在给猫喂食。如果硬要问食物来源的话,其实在他的外衣口袋里塞着一把猫粮,可以说是每天出门必带。

  “果然还是你们最可爱了啊——”庞统抱起那只浑身雪白通透的猫,与猫鼻尖互相对上,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和眉眼间无意识流露出的温柔,都昭示着他的心情特别不错。

   诸葛亮在一旁看走了神,不过等他回过神来庞统已经抱着猫站起身了。

   庞统抱着猫边顺着毛,“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不知不觉就到这了。”诸葛亮看了一眼被他抱怀里温柔对待的那只猫,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有点羡慕,不过表面上戏还是要做足的,明知故问道:“庞医生非常喜欢猫吗?”

    “那当然——比起小时候总喜欢要追着我咬的野狗好几千倍。”庞统笑了笑,视线转向他,“等你明白了给大型犬追着咬是什么感觉之后,你也会喜欢猫的。”

    “还是不了——我也不喜欢狗,即便是再忠诚。”诸葛亮抽抽嘴角,果断拒绝。

    “时间也差不多了,回去吧。你也该打针了。”庞统放下在怀里蹭来蹭去撒娇的猫,拍去身上的猫毛,扭头看向诸葛亮时,他反而给那猫缠住了。

    “嗯……我觉得可能有点麻烦。得赶走它吗?”诸葛亮看着脚旁蹭来蹭去喵喵叫的白猫,脸上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顺带着把求助的目光往他投去。

    “……是挺麻烦。”庞统皱眉,一把抓过他的手,直径往回去的方向走。

   如果诸葛瑾在这里的话,一定会痛骂一句戏精。什么求助什么不知所措,全是装的!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