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是处.

拥抱噩梦,美梦也会随之破碎。

「君养凤」亮统Ⅰ—Ⅲ

◆是仙君亮×白凤统
◆我流亮统ooc注意
  
◆是solia很早之前群里说的梗,然后忙着军训和学校比赛搞东搞西的就…写的零零散散…就…我…唉。

凑不要脸的我悄咪咪打扰一下 @Solia

◆No.1—No.3算是上半段叭、应该可以叽歪到No.6凑个整数…(嗯。
◆大概是分成了几个小片段的儿童睡前故事,
还没写完(ntm
◆讲述了仙君还是小桃夭的时候被天雷打伤然后被凤族小少主救走养大了反被娶的狗血爱情片(什么

诶哟我屁话好多
请问旧坑我可以不填吧…?(嗯可以

  —————————————————

  No.1:

  青丘东南桃花岭,满山花瓣纷乱交错。

  因嫌族里人催的烦而擅自偷跑到青丘桃花岭来玩的凤族小少主,望着不远处天空上的一片雷云,自顾自的嘀咕着,“要过去看一下吗…”

  不过没等他多犹豫,那黑压压的雷云呐,就猛的劈下一道雷,发出的轰鸣回响在这片桃花岭,震的他有点头皮发麻。

  他曾记得夫子说过,普通的雷劫顶多三道,若是想要飞升成仙获得神格呢,则有九道。看这样子,如果那人没办法撑过去那便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连着几道雷下来,似乎都没有掀起什么大风大浪,蹲踞远处树端上观望的小凤凰翘着腿,懒散的打了个哈欠内心嘀咕,“还没结束吗…?”

  也就是这个时候,上方雷云池中卷积着刺眼的白光,猛的落下来,一下子震走藏在山林里的走兽飞鸟,似乎还冒出了青烟。

  下了场雨,可算是等到了雷云散去重见光明,早就按捺不住好奇心的小凤凰,一下子就朝着先前那方被雷劈到冒青烟的地方奔去了。

  而才渡过一劫的人,靠在一边噗通一声栽倒掉入了浅溪中,半身衣裳被那场雨尽数打湿现在被溪水浸湿了个彻底,浅色发间还夹杂着几片刚飘落的桃花瓣。

  诸葛亮勉强撑坐起来,靠在身后的石上喘息着,狼狈的抹去嘴角不断溢出的血渍,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还在溪水里伤口正被泡着。虽然他撑过了雷劫,但现在的重伤状态还需要多调息几段时间……若是现在被乘人之危可就麻烦了。

  过度疲倦的意识让他没办法再思考过多的事情,他刚阖上眼陷入一点昏沉,似乎又听见了细微的水声,睁开眼下意识的作出警戒,却又差点被眼前的那双眸子摄去了魂魄。

  碧蓝的眸子若是细看,则能发现藏匿在深处的星辰大海,如同海洋之心那般神秘的存在,加上那张雄雌莫辩的脸庞,也不怪乎他在这种情况下会走了神。

  不过这也只是几秒的事情,庞统迟疑的伸出手在他面前晃晃,长的这么好看,可别是给雷劫劈坏了吧?伤的倒是挺重……

  “你叫什么?要我帮…”

  庞统刚要触碰到他的手,连同话语被他一同打断。少年心性说到底还是倔的很,他拍开那只素白的手冷然拒绝,“不需要。”

  被拒绝了他却不怒反笑,也不在乎自己还站水里头就这样蹲在诸葛亮面前,双手托腮盯着他,眼带笑意望不见底,“真的不需要?凭你现在的状态?”

  “……”

  “再过一会呢,就天黑了,这里是青丘的地盘,可是很危险的哦——”庞统也不急着要带走他,反倒是认真的扳着手指一一细数接下去的问题,越往下说,诸葛亮的脸色就越是难看,直到他出声制止庞统喊停。

  “停。你……我和你走就是了。”

  “你这早点答应不就好了?我又不会对你干什么。”见达到了拐人目的,小凤凰才满意的站起来,弯下腰朝他伸手,“需要我背你吗?”

  “…我自己能走。”诸葛亮淡淡的督了一眼他那只素白纤细的手,还是伸手握住了。

  他也不曾想过,这一握,竟会是这辈子都不想再松开了。

  ——————————————

  No.2:

  凤族人都很清楚,族里有个备受宠爱的小少主,外出从来都不会捡东西回来——而这次,却闻听他破例带回了个重伤的小妖。要求同吃同住先不提,还总是去找族长问药给那个受伤的小妖疗伤,过了段时间都快要形影不离了。

  而他们口中的“小妖”,自然,便是指诸葛亮了。这些话落到小少主耳里,怎么说都还是有些不舒服,毕竟人是他带回来的。

  “他们喜欢私底下说,那就让他们说呗,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诸葛亮随手捻起一块花糕轻咬一口,软丝丝的甜味在口中化开,倒是不腻。他尝了一口试完味,而后就一下塞进满脸不高兴的小凤凰口中,“这个不错,吃吧。别不高兴了。”

  “是不错……阿亮不想理,那我也不管好了。”庞统吃完那半块花糕,软舌舔了舔指尖上残留的碎末,扭头看向他,“你的伤…现在怎么样了?是不是伤好了你就…要走了?”

  “大概还要一段时间,就可以恢复了。”诸葛亮督见他的嘴角旁还有点余渍,伸手替他抹去了,“比起这个,倒是你的那些功课,完成了吗?等等你的夫子又要催了吧。”

  一提到这些个玩意,小凤凰一张脸瞬间苦巴巴的皱成一块,还有点委屈巴巴的叫嚷着,“我不想做…可以不做嘛…”

  “当然可以——”诸葛亮起身拉着他往外走,平日里板着的脸不知为何此时透露着几分笑意,“只要你想,族位都可以扔了。”

  “到时候我把你拐了你就不用做族长了。”

  “你你就尽管瞎说吧你。”小凤凰被他拉着走到书阁外边去,脸上嫌弃的很,权当做只是他了一个小玩笑而已。诸葛亮也只是笑笑,拉着他翻墙溜出去到外边玩去了。

  青丘桃花岭处,诸葛亮拉着庞统又回到了最初他们相遇之时的那处溪流旁,不知从哪拿出的一个酒坛,捧着凑到了没喝过酒的小凤凰面前。

  “这是什么?”酒坛里头钻出来几独缕属于桃花的醇香味,如同轻羽绒毛在心尖上挠痒,像是在诱引着他。

  “桃花酿,是酒。”诸葛亮拍拍被密封很好的酒坛,笑道:“这个,等你成年礼那天再喝,会特别好喝。”

  “为什么非得那个时候才能喝…?”庞统盯着他手里的那桃花酿,纠结的拧起眉头,他想现在就尝尝……

  “因为这是我送你的成年礼礼物。”他嘴角勾起的弧度,所扯出的笑不知为何变温柔了几分,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倒映着他的模样,似乎还带着几分宠溺,“礼物要当天拆才有意义不是吗?”

  一下子被他那笑勾去了几分魂魄的小凤凰,等回过神来,也只能是微红着脸点了头,执拗的拉着诸葛亮强行坐了约定,成年礼那一日陪他一起喝酒。

  过了几些时日年份,小少主长大了不少,从稚气未脱的雏凤逐渐成长,整个人的气质也成熟了不少,温润如玉亦不失风雅。很快,就要到了族里为他举办成年礼的时候。

  从始至终,诸葛亮都一直在看着他。

  成年礼前夜里,小凤凰睡眼惺忪的爬起来,只是下意识去摸索本应该是睡在身旁的人,却只摸到一阵余温。

  没睡醒的脑袋还有点晕乎,刚想爬下床去,又不慎撞入一个暖和的怀抱里头,迷迷糊糊的抬头看去才发现是诸葛亮,下意识的抓着他的衣角询问他跑哪去了。

  诸葛亮揉揉他因刚醒而泛红的脸颊,顺手合拢了他外张的里衣衣襟,遮了个严实,“哪也没去,我就在这里。明天不是还要举行你的成年礼吗?夜里有点冷,赶紧睡觉吧。”

  被他这么一催一催的,庞统也就没有多想,很听话的钻回被子里去,硬是把诸葛也拽过来了,抱到人了才肯合上眼继续睡。

  次日清晨时,庞统是被外面的鸟鸣吵醒的。等他彻底清醒,早就已经不见诸葛人影了,只余下手里巴掌大小,不知从何而来的桃色玉佩。做工倒是精致不已的玉佩,红绳在他的小指缠绕着个小圈,末端还绑着一朵娇嫩的小桃花。

  没能如往常那般见到诸葛亮那双好看的桃花眼,小凤凰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里会有种失落的感觉。盯着玉佩发呆许久,庞统最后只是收起了那块玉佩贴身携带,连今天已经准备就绪的成年礼都没心情参加了,把手一甩人一躲,索性扬言要长期闭关,留下一干长老族人满脸困惑不解,只好延期。

  所以到最后,你还是连我的成年礼都没看就不辞而别了呢。

  ——————————————

  No.3:

  这一关呢,那便是关上了数百年,等他打着哈欠重新出现时,族里人差点噗通一声跪地哭出声来,他们的小祖宗可算是愿意出来了。

  闭关已久刚出来没一会儿的小凤凰,就被族里的大祭司拉去换上繁重的服饰,准备过几天把欠下的成年礼和族位继承一起办了,偶额会听见一些新传闻,不由得有些好奇。

  这一问才知道,原来是在他闭关期间,上神界忽然多出了位继月老之位掌管人间姻缘的武陵仙君,不凡的颜值加上本身过硬的实力而名声大噪。本应该是与他们凤族没有半点渊源的武陵仙君呢,也不知为何,最近总喜欢无事跑到凤族来。

  “武陵仙君…?我不知道。”庞统摸摸挂在身上的玉佩,对于他们绘声绘色所描述的那什么仙君丝毫提不起兴趣,鬓边的银发随着他身子的倾斜而从耳际滑落,一双凤眸轻垂,满目淡然。

  现在还能不能找到呢……也不知阿亮现在如何了。

  族位继承的前一夜,同样是寂静如水的。庞统望着遥挂在夜幕之中的皎洁银月,头一次失了眠。他索性翻墙偷偷跑到外边,去了青丘桃花岭寻物。那里曾经是他们相遇的地方,现在想起来年少时曾与诸葛亮一起,在某个地方埋了坛桃花酿。

  那本是诸葛亮曾说要送给他的成年礼礼物,却不料他现在才记起,原来还有这么个东西。

  只是,当他寻到藏酒的那桃树下时,却意料之外的发现还有另一人。也许是夜里雾色朦胧的缘故,不知为何,庞统总感觉那身影有点眼熟,好似曾经在那见过。

   只不过再走进仔细去看时,树下却并没有什么人影,让小凤凰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久没出来透气出现了什么错觉。

  那酒仍在,倒是让庞统松了一口气。被埋藏了数百年的桃花酿,此时挖出来,光是隔着那层厚厚的泥封都能闻到那抹醇香的桃花酒味。

  酒是会越酿越纯的,情也一样。

  庞统嗅着那抹好闻且勾人的桃花醇香,心里头惋惜的很,抱着拍去了松土的酒坛转身离开。

  若是阿亮在……那便更好了。

  
  「TBC.」

  

  

  

  

评论(3)

热度(52)

  1. 王者荣耀庞统/元歌屯粮大队一无是处. 转载了此文字